2011年7月26日 星期二

奧加族傳道6

2011年7月25日 星期一

奧加語新約聖經


下載

2011年7月24日 星期日

影片:亞馬遜悲歌



下載



《亞馬遜悲歌》一片,改編自美國真人真事。1956年有五名立志將福音傳達到南美的厄瓜多爾原始叢林的宣教士,奈特、吉姆、皮特、艾迪以及羅傑,他們拋棄了在美國當地舒適安逸的生活,而選擇來到這個幾乎沒有任何人為開發的叢林地帶,並且一心期待可以把福音帶給一個連當地政府都是為頭疼對象的殘忍種族瓦歐達尼族(Waodani),這個在歷史上,有著透過殺戮來證明自己可以戰勝命運之神,這樣殘忍傳統信仰的民族,與外界完全隔絕,但,這五名宣教士卻知道,再過幾年,這個種族將會因為互相殺戮,而完全的滅絕。奈特說了一句經典的電影台詞:「他們尚未準備好上天堂,但我們卻已經準備好了。」於是,帶著這樣的動機,他靠著他的輕型飛機,日復一日飛過瓦歐達尼族生存的區域上空,找尋其蹤跡,並以投送物資來跟瓦歐達尼族接觸,有一天,他們一行人降落在該族生活的區域,因為彼此語言的隔閡,五名宣教士當天便殉道在瓦歐達尼族族人的長矛之下,然而,奈特的兒子史提芬,卻在無線電的另一端等待著愛他的父親。

全片便是由史提芬的敘事角度,開展出全片的故事,而編劇巴特蓋文根刻意將整篇故事分成三個部份:第一個部份就是講述瓦歐達尼族的信仰與精神,第二部份就是述及五名宣教士與瓦歐達尼族的互動以及殉道的事件,第三部份,就是在五名宣教士殉道後五名宣教士的妻小以及史提芬來到瓦歐達尼族內與他們生活的經歷。

刻意營造的三個劇情重點,完全的呼應了電影剛開始的一段敘述,那段敘述的大意是在說:在我們身處的世界裡面,沒有真正的和平,因為在人類與人類的互動中,找不到完全的共通點,但,這卻不是真實的。

五名宣教士被殺的事件,在歐瓦達尼族的中間造成了相當大的震撼,尤其是族中的領袖明卡雅尼,當他將長矛刺入奈特的胸膛的時候,奈特說出由他兒子史提芬教導他的瓦歐達尼族語,意思是:「我想要當你的朋友。」,所有族人都發現一件事,沒有任何一位宣教士,對他們進行攻擊,即使,他們手中有著武器。

全片帶出一個中心的思想,真正成為人與人之間隔閡的,並非是語言或者是文化的不同,而是人的罪性殺戮的慾望、謊言以及對來生未知的恐懼,造成五名宣教士殉道的主因,是因為族中有一人說謊,謊騙明卡雅尼的妹妹瑪優美,已經被宣教士殺死,引起了全族的憤怒,其實,瑪優美早已經被宣教士收容,並妥善照顧,亦學習了英語。

瑪優美藉著這個事件,回到了部族當中,教導部族當中的人不再是藉著殺戮,來戰勝命運之神,而是,有一位大神,派祂的兒子來,為得就是要消弭仇恨,並且,祂被殺了,卻從未想要報仇,而要讓相信他的人活得更好。

這看似福音性質極重的電影,卻在導演吉姆漢農的巧妙安排下,用著優美的配樂以及自然的攝影手法,讓整部電影呈現宛如Discovery探索頻道的紀錄片的美麗模式,完全不讓人被宗教的信息打擾,而自然的進入到感人的情節與劇情當中,而飾演明卡雅尼的演員,自然不造作的演出,不僅清楚演繹出瓦歐達尼族的天然生活,更演譯出了對於五名宣教士身上擁有的那份真實之愛的衝突與心理複雜的情緒,文化與文化的衝擊,仇恨的消弭,都在這樣自然的拍攝手法與不造作、不煽情的導演手法下帶出,彷彿,亞馬遜河的流域,在寬廣平靜的河水下,無限擴張在那其中的真愛。

此片並非以商業片的手法拍攝,故在劇情方面,亦沒有商業片的緊湊,其中的衝突點並非刻意製造,而是極欲忠實的呈現原事件的真相,所以,倘若以觀看類似梅爾吉勃遜《阿波卡獵逃》的期待,來看這部電影的話,未免會有些失望,但此片卻有極大情緒感染的效力。

本片還安排了一段,真實世界中的明卡雅尼與史提芬去到美國本土,並且相處甚歡的剪影,其中一句對話:「我彷彿早就認識這些外國人。」,把整部片的結局帶入一個文化的完全認同以及融合的完美境界。

在這個文化與文化之間,族群與族群之間對立衝突如此尖銳的世界中,《亞馬遜悲歌》一片的確足以提供我們很好省思以及感動,是一部相當值得推薦的電影。

“這人不是傻瓜!”


 厄瓜多爾殉道勇士


He is no fool who gives what he cannot keep to gain that which he cannot lose.
~~Jim Elliot
以舍去他不能保留的事物, 來獲得他不能失去的事物, 這人不是傻瓜!
~~艾略特 (五名殉道者之一)

(A)  引言
      在南美洲西北部有個國家叫厄瓜多爾(Ecuador/Equador).[1] 在其茂密的熱帶雨林中, 居住著一個自稱為華歐拉尼”(Huaorani or Waorani)的印第安族(: 按他們的土語, “Huao”意為人民”[people]), 但鄰族稱他們為奧苛撕”(Aucas, 意思是殘酷兇猛的”[savages]). 他們與外面的世界隔絕多個世紀, 傾向於殘殺他們遇到的陌生人, 連他們的獵人頭鄰族  —  希瓦羅族(Jivaro tribe)  —  也懼怕他們三分. 然而, 神愛世人, 包括這些殘暴的奧苛撕人, 所以特別感動了宣道士到他們中間, 以流血捨命傳揚基督的福音.


(B)  蒙神呼召的宣道勇士
      1952, 有三位被人稱為普裏茅斯弟兄會”(Plymouth Brethren, 即屬於奉主名聚會)的美國宣道士(missionaries)來到厄瓜多爾. 他們是伊利奧特(Jim Elliot), 麥卡利(Ed McCully)和弗萊明(Peter Fleming). 這三人與他們的妻子開始在居住森林的印第安人當中事奉, 擴展先前提馬思醫生(Dr. W. Tidmarsh)1939年在當地開始的宣道事工, 並在善帝亞(Shandia)建立了一個地方召會(教會).[2] 1927年出生的伊利奧特(Jim Elliot)是威爾頓大學(Wheaton College)榮譽學士. 在大學裏, 他是一位傑出的辯論員、演講者和摔跤冠軍. 在厄瓜多爾, 他娶了伊莉莎白(Elisabeth Howard)為妻. 他們從事醫務輔助人員的工作(paramedic work), 治療手臂折斷、毒蛇咬傷、瘧疾(malaria). 他們也編寫了蓋丘亞語(Quechua)[3]的書, 並教導當地居民有關衛生保健的知識和閱讀寫字的技能.

      同是1927年出生的麥卡利(Ed McCully)是威爾頓大學(Wheaton College)的足球和田徑運動健將. 大學畢業後, 他入學修讀法律, 但因神的呼召而停學, 前往厄瓜多爾事奉主. 他和妻子(Marilou Hobolth)與蓋丘亞人(Quechuas)來往, 把福音傳給他們. 比伊利奧特和麥卡利小1歲的弗萊明(Peter Fleming)1928年出生, 畢業于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是位語言學家. 他與妻子(Olive Ainslie)聯手在蓋丘亞人當中推行識字計畫.

(C)  危機四伏的宣道任務
      1955, 他們三人和另外一位宣道士盛殷特(Nate Saint)深信神呼召他們去向殘暴的奧苛撕族印第安人傳福音. 盛殷特有飛行執照,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曾在美國空軍服務. 戰後他參與宣道事工, 加入宣道士飛行團契”(Missionary Aviation Fellowship), 駕駛小型飛機載送藥物、郵件和其他用品給住在森林內的宣道士. 19559, 麥卡利和盛殷特發現一個奧苛撕族的村落. 過後, 他們四人計畫向這群兇殘的土人傳揚基督的愛. 他們先向一位名叫達優瑪(Dayuma)的奧苛撕族女孩學習她的土語. 這位女孩數年前因家人被殺而逃離奧苛撕族, 目前與盛殷特的姐妹(Rachel Saint)同住. 從她那裏, 這四位美國的宣道士掌握了基本的奧苛撕語.

      首先, 他們在每星期四飛往這奧苛撕族的村落, 並投下禮物如衣服、水壺、大砍刀等來聯絡他們, 建立友誼. 嘗試幾次後, 一些奧苛撕族人開始會在他們投禮物之處等候. 宣道士們也用揚聲器傳達友好資訊, 我們喜歡你們我們是你們的朋友等等. 不久, 奧苛撕族也以禮物回應,如束發帶、木雕梳子、活的鸚鵡、花生包裹等回禮. 他們造了一個平臺, 作為雙方交換禮物之用.

      三個月的空中送禮交流後, 這四位宣道士認為應該登陸作進一步的接觸. 他們覺得需要多一位元助手, 便把猶德廉(Roger Youderian)帶來. 這位前傘兵與妻子在獵人頭的印第安人希瓦羅族(Jivaros)中間工作, 對森林地帶和印第安人(特指希瓦羅族)的生活習慣了非常熟悉, 瞭若指掌. 他們五人決定於195613(星期二), 在離奧苛撕族村落4哩的地方登陸. 他們決定帶槍, 因為聽說奧苛撕人從不攻擊帶槍的人, 他們也決定在受到攻擊時向天鳴槍, 但決不為了保護自己的生命而開槍射殺任何人.  

      13(星期二), 他們五人登陸搭營. 過後飛到村落上空邀請奧苛撕人前來探訪他們. 到了星期五, 奧苛撕族的一個男人, 一個女人和一個少女出現, 與他們首次會面. 他們相當友善, 且逗留了數個小時. 星期六無人出現. 但在星期日(18), 大約下午3, 令人震驚的事發生了: 這五個宣道士受到大約10個奧苛撕族的土人所攻擊, 死在他們的長矛下

      隔天, 搜尋隊伍找到他們的屍體, 發現沒有搏鬥過的痕跡.[4] 從現場的種種跡象顯示, 他們顯然是受到突然的攻擊. 麥卡利的屍體曾被人看見,但已被河水沖走, 無法尋獲. 其他四人的屍體在他們妻子的要求下, 被葬於他們殉道的營地. 除了他們的妻子之外, 他們共留下9個孩子.

(D)  殉道者的血結出果子
      無論如何, 要傳福音給奧苛撕族的努力並沒因這所謂的悲劇而終止, 反倒加劇. 他們為主殉道的消息傳開後影響深遠. 三個星期內, 另外一位厄瓜多爾宣道會(Ecuador Mission)的飛行員基南(Johnny Keenan)接續他們的工作, 把飛機開往奧苛撕族的部落. 在美國那裏, 超過20位飛行員申請取代盛殷特的地位. 聽到這五位宣道士的壯烈犧牲後, 超過1,000位學院生大受感動, 自願投入海外宣道事工. 在厄瓜多爾, 印第安人報名就讀教會學校(mission schools)和參加教會聚會的人數達到空前記錄, 悔改歸主者的數目更是不斷增長. 這五位殉道者的愛也感化了一位信主的希瓦羅人(Jivaro), 使他願意前往那與他部落敵對的另一個希瓦羅族部落(tribe), 把愛的福音傳給他們, 結果為兩個部落帶來和平. 誠如特土良(Tertullian, 主後160/170 - 215/220年左右)18百年前所說: “殉道者的血是孕育教會的種子.”

      在少過3年的時間內, 伊利奧特(Jim Elliot)的遺孀(Elisabeth Elliot)和盛殷特(Nate Saint)的姐妹(Rachel Saint)不僅重新與奧苛撕人接觸, 還在他們的村落中定居下來, 在那裏執行基本的醫務工作, 並開始把奧苛撕語編譯成文字. 五位宣道士殉道9年後, 其中兩位殺了盛殷特和他同伴的奧苛撕人不但信了主, 還親手為盛殷特的兩個孩子(Kathy and Stephen Saint)施洗. 19956, 在奧苛撕族人的要求下, 盛殷特的兒子司提反盛殷特(Stephen Saint)與妻子連同四個孩子一同搬到奧苛撕村落居住, 來協助他們發展醫藥、經濟和社會, 也借此向這群印第安人顯示神的愛和神為他們靈魂需要所預備的永遠救贖.

      一個多人想知道的問題是: 奧苛撕人當時為什麼突然兇暴起來攻擊這五位宣道士呢? 其中一位殺死這些宣道士的奧苛撕人在過後的解釋中指出, 他們族人不明白為何這些白人要與他們接觸; 雖然他們想要相信這些探訪者真的友善, 但他們也害怕這是一個陷井, 所以把他們殺了. 殺了之後, 他們才發現犯了大錯. 因為當這些宣道士受到攻擊時, 其中一人開了兩槍以示警告. 顯然, 這些探訪者有武器, 可開槍射殺, 但他們選擇不這樣做. 奧苛撕人醒悟過來, 明白這些探訪者確實是他們的朋友, 甚至願意為他們捨命. 因此, 在接下去的幾個月內, 當這些野蠻的土人聽到福音資訊 —  神的兒子離開天上來到人間, 為要使人與神和好, 並為此而為人捨命  —  他們接受了這本是那五位宣道士所要傳達的福音資訊. 基弗(James Kiefer)貼切表示: “他們相信這被傳揚的福音, 因他們已看見這被活出來的福音”(They believed the Gospel preach because they had seen the Gospel lived).[5]   

(E)  華歐然尼文新約聖經
      自從接受了殉道者所活出來的福音, 奧苛撕人已大大改變. 根據威克裏夫翻譯聖經會”(Wycliffe Bible Translators)[6]19926月發表的報刊指出, 威克裏夫翻譯聖經會的翻譯者首次來到厄瓜多爾, 會見當地總統表明他們對少數民族的關懷, 有意把聖經翻譯成他們的語文時, 他們卻受勸遠離奧苛撕人. 因為連總統的飛機飛越奧苛撕人的上空時, 他們也把長矛扔向飛機. 可是, 這些聖經翻譯者坦然答道: “當神打開了門, 進去是安全的.”

      結果, 這些聖經翻譯者到了這群殘暴的印第安人當中, 借著恒切禱告和靠主堅持, 他們終於得到奧苛撕人的信任, 開始了翻譯聖經的工作, 也有不少奧苛撕人悔改信主. 總統聽聞這消息後, 便親自乘搭飛機探訪他們. 此時, 這些印第安人不再像從前一樣地向他扔長矛, 而是列隊歡迎他.總統對他們的生命的改變感到非常驚訝, 對翻譯者說: “你真的認為這些人能明白神學?” “你不妨問問他們,”翻譯者答道. 總統便向其中一人問道: “對於耶穌這人, 你知道些什麼?” 那人眼睛一亮, 竟向厄瓜多爾共和國的總統傳福音長達30分鐘!

      回到首都後, 總統召見他的內閣成員, 要他們與翻譯者會面. 總統說道: “我曾是一位信徒, 但我已經離開真理.” 接著轉向他的內閣部長們, 總統一個個地問道: “你呢?” 一陣尷尬後, 總統繼續說: “這人會告訴你關於那改變生命的能力, 這能力改變了我們森林中的土人.”

      19925, 13位奧苛撕人受洗. 與此同時, “威克裏夫翻譯聖經會把翻譯好的《華歐拉尼文新約聖經》(Waorani New Testament)[7]獻給奧苛撕人. 在場有兩位牧師是在36年前(1956)涉及殺害那五位宣道士的奧苛撕人. 他們如今不再持長矛殺人, 乃是傳福音救人. 其中一位奧苛撕人的首領在致詞時說: “我們不再想要像那些殺害外人和自相殘殺的人一般地過活. 我們要按照神的話語而活. 當我還作小孩時, 我聽到我們將會得到這本書(即《華歐拉尼文新約聖經》); 我們現在已經得到了!”[8]

(F)  結語
馬可 沃特(Mark Water)指出, 伊利奧特(Jim Elliot)在威爾頓大學就讀時, 他便被那住在厄瓜多爾、被人稱為奧苛撕的印第安族所吸引. 他知道他們以殘殺任何侵犯他們地盤的白人或印第安人而聞名. 雖然此舉令人聞之喪膽, 伊利奧特卻感到應該特別為他們代禱. 1949, 大學畢業後, 他確定神呼召他到厄瓜多爾執行拓荒的宣道事工. 他起初與蓋丘亞(Quechua)的印第安人來往, 但思潮卻常轉移到奧苛撕人的身上, 他不斷地想: 到底怎樣才能接觸到他們. 當麥卡利和盛殷特發現一個奧苛撕族的村落後, 他們便冒著生命危險去與奧苛撕人接觸, 結果死在長矛之下.

以世人的眼光, 伊利奧特這位大學生, 以及其他四位一同殉道的宣道士都是傻瓜; 因為他們放棄美好前途, 走到深山野林去傳福音給一群兇殘的野人. 但他們都是傻瓜嗎? 以永恆的角度, 誠然不是! 伊利奧特在1949年大學畢業不久後, 便預感自己將在年輕時就為事奉主而死. 但就在那年22歲時, 他寫道: “以舍去他不能保留的事物, 來獲得他不能失去的事物, 這人不是傻瓜!”[9] 他和其他殉道者舍去他們不能永遠保留的地上短暫生命, 來獲得他們永遠不能失去的天上永恆獎賞, 他們絕不是傻瓜! 親愛的弟兄姐妹, 今天世人用盡一生來獲取不能永遠保留的金錢、權勢和名譽, 你我又如何呢. 求主憐憫我們, 賜我們智慧不作傻瓜”, 叫我們願意舍去不能永遠保留的事物如時間、金錢、才幹等, 來獲得永遠不能失去的永恆福氣!

http://www.malaccagospelhall.org.my/martyr/matryr2.htm

影片:亞馬遜悲歌


下載

2011年7月22日 星期五

奧加族傳道5

video

奧加族傳道4

video